贝博app手机版 - ballbet贝博app

舉報郵箱: 2386546473@qq.com

舉報電話: 110

X
您正在瀏覽:贝博app手机版 - ballbet贝博app  > 交流

如何幫助邪教受害者提高社會適應能力

時(shi)間: 2021-03-19 來源: 廣東(dong)省(sheng)反(fan)邪(xie)教網 作者(zhe): 田園

  由于長期受(shou)(shou)到邪(xie)教精神控制,邪(xie)教信徒認知和(he)思維扭(niu)曲、情感和(he)人(ren)格障礙突出,他們(men)脫(tuo)離邪(xie)教回歸(gui)社會后會受(shou)(shou)此困擾產生種種不適(shi)應(ying)。如(ru)果(guo)此時(shi),負責接茬的地方(fang)政府、社區(qu)及(ji)反邪(xie)專業人(ren)員和(he)家(jia)人(ren)能夠給與其持續關(guan)注(zhu),關(guan)心關(guan)懷,幫(bang)助(zhu)他們(men)重(zhong)建(jian)認知系(xi)統,重(zhong)塑自我,實現自我增能,將(jiang)有助(zhu)于提高他們(men)社會適(shi)應(ying)能力,鞏固思想,盡快(kuai)融入正常(chang)生活。

  一、邪教受害(hai)者常見的認知與(yu)思維(wei)、情感(gan)與(yu)個性問題

  1、內(nei)心孤獨容(rong)易(yi)導致自我封閉。人本來就是群居動物,然而邪教理論卻極力誘導信徒: 家庭和社會都是最終要拋棄的“旅店”、“垃圾站”,那些反對自己“練功”、“信神”的親友都是“邪惡”、“撒旦”(惡魔),導致信徒傷害親人感情,親情被嚴重撕裂;而對自己的“同修”或“同工”因為彼此有共同語言,意氣相投,情感相通,不是親人勝似“親人”。脫離邪教后,他們中的一部分人陷入到一邊不被親人諒解接納,另一邊又被“同修”“同工”視他為“叛徒”兩頭都疏遠的境地,內心倍感孤獨,容易導致自我封閉,與家庭和社會隔離。

  2、依賴心理嚴重(zhong)導致決(jue)斷力喪失。長期沉迷邪教,邪教信徒身心情感都對邪教教主產生了強烈依賴,已習慣把自己完全交給教主,一切聽憑教主的主宰和組織的安排,相信自己只要“聽命”、“順服”,“神”“佛”對一切自有安排,變成喪失獨立思考能力、一味盲從盲聽、沒有自我意識的行尸走肉。脫離邪教后,他們突然沒了“主心骨”,對于將要獨立承擔生活的責任,會表現出無所適從和茫然感,決斷力喪失。如中年婦女黃某,因感情受挫精神空虛誤入“全能神”邪教。在邪教歪理邪說灌輸下,她逐漸相信自己的命運不由自己主宰,而是由“全能、全知”的“女基督”安排,自己只要按照“神”的旨意行事就可以獲得人生福報。脫離邪教后,面對回歸后的個人生活安排不敢做出決斷。

  3、強(qiang)迫性思維導致心(xin)態失衡。由于日復一日重復邪教生活,邪教“專有術語”、“固有名詞”早已在邪教信徒的頭腦中根深蒂固,以至于在脫離邪教后,一看到或聽到“真”“善”“忍”、“見證”、“盡本分”等“專有術語”,就會勾起對過去“學法練功”、“吃喝神話”、“傳福音”的強烈回憶,產生不同的心理反應。有人覺得痛苦,有人覺得是嘲諷、有的感覺失落等等。有的還會引起思緒纏繞,執著思考自己為何會加入邪教,邪教威脅“形神全滅”“業力返還”“必遭閃電擊殺”是否會兌現、自己脫離邪教到底正不正確等等,產生諸如悔恨莫及、自我懷疑、患得患失等心理。一些拋棄了原有的價值觀,全身心投入邪教的信徒,發現到頭來,自己不僅傷害了親朋好友的情感,還失去了寶貴的光陰,與國家和社會發展進步嚴重脫節,而產生強烈的懊悔、自責、焦慮、憤怒情緒。如原經濟特區企業中層管理人員楊某事業有成,家庭幸福,但自從他癡迷上“法輪功”邪教,白白在其中耗費了十五年光陰,丟掉工作,疾病纏身,錢財散盡,家庭支離破碎。脫離邪教后,楊某懊悔不已,經常痛苦自責。

微信圖片_20210314202702.jpg

  4、“非黑即白”思維導致社(she)會適應困難。邪教長期“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單向思想灌輸,使得邪教信徒形成判別事物的畸形思維方式。在脫離邪教后,遇到生活中的復雜現象和問題,特別是一些模糊的灰色現象,往往表現出偏執的單一思維,不能理性地客觀看待問題,容易引起人際沖突和生活受挫。高學歷的邪教受害者表現得尤為突出,他們往往理想化、愛思辨,在脫離邪教后遇到問題仍然喜歡去“剖析”,或者說從理上去“悟”,但因為思索問題大多都是站在錯誤的基點上,得出的結論當然也會不正確,結果不能接受世俗世界而陷入虛空。

  以上只是列(lie)舉最常(chang)見的認知與(yu)思維、情感(gan)(gan)與(yu)個性問(wen)題(ti),實際上,邪教受害者在(zai)脫(tuo)離邪教初(chu)期,遇到的問(wen)題(ti)遠遠不止這幾(ji)類,還包(bao)括無目的感(gan)(gan)、抑郁、罪惡(e)感(gan)(gan)、漂浮感(gan)(gan)或虛(xu)幻感(gan)(gan)等(deng)等(deng)。

  二、思想和(he)心理幫扶對策

  由以上分析可(ke)見,邪(xie)教(jiao)(jiao)受(shou)害(hai)者(zhe)在(zai)反邪(xie)志愿者(zhe)幫(bang)助下(xia),認識(shi)到邪(xie)教(jiao)(jiao)危害(hai),表態與邪(xie)教(jiao)(jiao)組織劃清界限,這只是脫離邪(xie)教(jiao)(jiao)的第一(yi)步,并(bing)不意(yi)味著他們能夠完全走出邪(xie)教(jiao)(jiao)陰霾,擺正心態,順利(li)地融入正常的家(jia)庭(ting)和社(she)會生活。對此,筆(bi)者(zhe)提出以下(xia)思想與心理(li)幫(bang)扶對策。

  (一)及(ji)時(shi)予以接納(na),創造積(ji)極的關(guan)愛氛圍。要利用邪教受害者剛脫離邪教渴望得到家人和社會接納的心理,繼續做好關心關懷工作。一方面,是家人“無條件的接納”,這點至關重要。要讓家庭成員深刻地認識到,不僅僅他們的至親受到邪教蠱惑成為邪教的受害者,家庭成員自身也是邪教的受害者,對過去踏足邪教的親人作出諒解而不是埋怨和指責,從而形成一家人“抱團取暖”“相親相愛”的良好家庭氛圍。當然,無條件接納并非無原則和無底線接納,如果家人發現剛脫離邪教的親人受到其他邪教信徒的拉攏,則必須堅決地制止并設法勸說隔離。另一方面,地方政府、街道、社區、學校、單位也要成立關愛幫扶小組,對邪教受害者進行定期隨訪,了解他們的所思所想、所期所盼,有針對性地做好接茬幫扶工作。從多年的工作實踐來看,家庭氛圍好、親人接納度高、屬地接茬幫扶落實得好的,更加有助于邪教受害者思想穩定,不易反復。如原“全能神”邪教癡迷者宋某就在脫離邪教后,得到父母、女兒的原諒,揚起生活風帆。當去年她的生意因為遭受到疫情沖擊難以為繼家庭經濟陷入困頓之時,省反邪教機構和當地街道辦事處又及時出面與她所租賃的商場協調,為她解決了停收租金、爭取到減免稅收等優惠政策,使其一家度過了難關,宋某深為感激。

微信圖片_20210314202724.png

邪教受(shou)害(hai)者宋某(mou)脫離邪教后寫給地方的感謝信(xin)

  (二)繼續清理(li)思想余(yu)毒,鞏固對邪(xie)教問題的正(zheng)確認知(zhi)。邪教受害者通過志愿者幫教,雖然在態度和立場上與邪教劃清了界限,但頭腦里或多或少還殘存著邪教思想余毒。這些“余毒”如不及時清除掉,就好比“病根”沒有完全拔掉、病灶沒有完全清除,一遇外界“風吹草動”(譬如教主“新經文”的煽動、邪教信徒的拉攏),一些意志薄弱者容易產生思想動搖,甚至重回老路。對此,負責接茬的社區或者單位應組織反邪專業人士、志愿者等及時“送教上門”,實施“一對一”的思想幫教;也可以組織他們參加社區反邪警示教育宣傳活動,幫助他們進一步認清邪教本質與危害,鞏固對邪教問題的正確認知。如“法輪功”、“全能神”邪教乘新冠肺炎病毒肆虐之機,利用人們的恐慌心理,乘機大肆散布“人類大劫難”、“大淘汰”等謠言,傳播思想病毒,使得一些剛脫離邪教的人因此加劇恐懼心理,產生“信神才能得救”走回頭路的念頭。如果這時能及時開展專業輔導,對于邪教的欺騙伎倆進行深入再揭批,并宣講疫情防控科學知識,就能消除他們的恐慌心理。

  (三)系統填(tian)充科學知識(shi),豐富精神文化生活。許多邪教信徒在陷進邪教之前不同程度存在認知偏差、心理脆弱、性格偏執等問題。邪教正是利用了這一點,誘導他們走入邪教,破壞他們的正常思維,進一步加劇了他們的病態人格與畸形思維。脫離邪教后,要幫助他們分析并找到自己的人性弱點和走入邪教的心理洞穴,根據個體情況指導他們進行科學知識的填充,幫助他們重新構建科學的認知體系和樹立健康的生活理念。比如在調整認知方面,可指導他們學習心理學知識,懂得自我接納、心理暗示、心理調適的原理,學會正確接納自己,運用利導思維和情緒管理方法來處理生活中遇到的問題。在拓展認知和轉變思維方面,可以指導他們學習哲學、自然科學、人文和歷史知識,了解社會歷史變遷、自然發展規律以及國家社會保障和惠民政策,有助于修正“三觀”,掌握科學的思辨方法,學會客觀理性地看待國家、社會的發展進步。在倡導科學生活方面,一方面,要大力支持他們力所能及參加社會勞動,在工作中學習科學文化知識和勞動技能,提升個人能力素質,實現“自我增能”,增強社會適應能力。另一方面,鼓勵他們學習科學健身方法,積極參加社區文體活動和公益活動,培養健康生活情趣,如徒步、健身操、廣場舞、“創文宣傳進萬家”和“潔凈家園齊參與”等等,在愉悅身心的同時,把個人融入到國家、集體和社會大家庭中,增強社會責任感和奉獻意識,滿足他們的歸屬感與實現個人價值的精神追求。

微信圖片_20210314202717.jpg

  幫助邪教受害(hai)者提高社會適應能(neng)力(li),是家庭與社會的共同責任(ren),需要各方力(li)量緊(jin)密配合,才(cai)能(neng)做好思想(xiang)和心理幫扶工作,使幫扶成(cheng)果轉化為持續增強他們(men)擺脫邪教陰霾、健康生活的內(nei)生動力(li),最終能(neng)以積(ji)極的心態走好今后的人生之路。




268913.jpg


肇慶市高要區開展“防范邪教侵害 守護平安家園”宣傳教育系列活動

反邪教(jiao)(jiao)警示教(jiao)(jiao)育宣傳(chuan)“七(qi)進”系列(lie)活(huo)動中受教(jiao)(jiao)育群眾共6000多(duo)(duo)人(ren),共派發了反邪教(jiao)(jiao)宣傳(chuan)單張、小冊(ce)子6000多(duo)(duo)份(fen)、小禮(li)品(pin)2000多(duo)(duo)份(fen)。

廣東省反邪教網  粵ICP備(bei)13084489號